能源革命综合改革试点 的落脚点应在“革命”上

0 Comment

能源革命综合改革试点 的落脚点应在“革命”上

  记者观察 ■本报记者 张一鸣  山西省持续多年呼吁的能源革命综合改革试点,终于在5月末传出落地的消息。5月29日召开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八次会议上,《关于在山西开展能源革命综合改革试点的意见》审议通过,山西省正式成为全国首个能源革命综合改革试点。  会议中披露的信息与之前业内的判断基本一致,山西要通过能源革命综合改革试点,努力在提高能源供给体系质量效益、构建清洁低碳用能模式、推进能源科技创新、深化能源体制改革、扩大能源对外合作等方面取得突破,争当全国能源革命排头兵。  一些积极的观点认为,能源革命综合改革试点将打破之前单一能源领域改革的局限,将中国的煤炭大省山西列为首个试点,有利于加速山西省的地方经济转型,为其他资源型城市提供可复制的经验。  还有一些相对谨慎的观点担心,山西省在能源改革上已经持续探索多年,在新一轮的改革中,如果不能形成逐层推进、系统性的可持续的发展战略,特别是不能改变制约当地转型的体制机制障碍,将不利于放大改革的成果。  经过持续多年的产业结构调整,“一煤独大”的山西省正在不断提升非煤产业的比例。数据显示,2019年前4月非煤工业成为山西省工业增长的主要动力。1-4月份,山西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6.8%,其中,煤炭工业增加值增长6%,非煤工业增长7.7%,对全省工业增长的贡献率达到56.3%,是工业增长的主要动力。  但这些变化与山西省面临的“一煤独大”的畸形产业结构相比,距离向好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,继续向前推进,需要政策红利,更需要地方政府能够“刀刃向内”,通过自我“革命”,激发市场主体的活力。  虽然目前正式的文件没有对外披露,但从此前国家发改委4月对外披露的《2019年国家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重点任务》中,可以看到一些方向,文件要求山西作为“能源革命综合改革试点”,要完善煤层气勘查区块公开竞争出让制度,全面建立煤层气矿业权退出机制。深化电力体制改革,加快输配电价改革。完善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,改革国有资本监督管理体制,调整优化国有资产布局,更大力度推进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。  事实上,山西省在能源领域的探索一直没有停止过,地方政府出台了许多地方性的文件,但改革至今成效并不如预期,主要核心的原因在于执行落地层面上,是否能够真正打破之前制约当地改革的体制机制障碍,激发市场主体企业的活力。  因此,山西省新一轮的能源革命综合改革试点,着力点应当在“革命”上。  所谓“革命”,就是要改变之前形成的固有利益格局,既有市场层面,也有监管层面。要通过革命让市场中的经营者企业,积极主动地投身到能源革命的浪潮中。  一方面,地方政府要给市场主体中的企业松绑,为企业营造自由竞争的市场环境,让市场在资源配置的过程中充分发挥作用,减少行政力量对企业的干预。  另一方面,地方政府要保持政策的可持续性,给予企业充足的投资信心,让企业积极参与到新一轮的改革试点中。  山西省的能源改革由来已久,仅仅依靠本地的力量,短时间内很难取得实质性突破,要引得外来的“活水”,下一步的改革就要敢于面对真问题,不能停留在“小修小补”上,要抓住历次改革中需要强化的核心问题,在体制机制的改革上做足文章,对制约市场主体发挥活力的各种行政性、事务性因素,从源头上彻底去除掉,勇于“自我革命”,才能引得进企业,留得住资金,才有可能改变之前历次改革中的痼疾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